國務院印發《關于改革國有企業工資決定機制的意見》

  新華社北京5月25日電 國務院日前印發《關于改革國有企業工資決定機制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

  《意見》要求,要全面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以增強國有企業活力、提升國有企業效率為中心,建立健全與勞動力市場基本適應、與國有企業經濟效益和勞動生產率掛鉤的工資決定和正常增長機制,完善國有企業工資分配監管體制,推動國有資本做強做優做大,促進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

  《意見》指出,國有企業工資決定機制改革是完善國有企業現代企業制度的重要內容,是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重要任務,事關國有企業健康發展,事關國有企業職工切身利益,事關收入分配合理有序。改革要堅持建立中國特色現代國有企業制度改革方向、堅持效益導向與維護公平相統    一、堅持市場決定與政府監管相結合、堅持分類分級管理的基本原則。

  《意見》明確了改革的重點內容,一是改革工資總額決定機制。改革工資總額確定辦法,完善工資與效益聯動機制,分類確定工資效益聯動指標。二是改革工資總額管理方式。全面實行工資總額預算管理,合理確定工資總額預算周期,強化工資總額預算執行。三是完善企業內部工資分配管理。完善企業內部工資總額管理制度,深化企業內部分配制度改革,規范企業工資列支渠道。四是健全工資分配監管體制機制。加強和改進政府對國有企業工資分配的宏觀指導和調控,落實履行出資人職責機構的國有企業工資分配監管職責,完善國有企業工資分配內部監督機制,建立國有企業工資分配信息公開制度,健全國有企業工資內外收入監督檢查制度。

  《意見》強調,國有企業工資決定機制改革是一項涉及面廣、政策性強的工作,各地區、各有關部門要統一思想認識,以高度的政治責任感和歷史使命感,切實加強對改革工作的領導,做好統籌協調,細化目標任務,明確責任分工,強化督促檢查,及時研究解決改革中出現的問題,推動改革順利進行。 

  解讀文章:國有企業工資決定機制改革取得重大突破

  國有企業工資決定機制改革,事關國有企業健康發展,事關國有企業職工切身利益,事關收入分配合理有序。近日出臺的《關于改革國有企業工資決定機制的意見》,是對國有企業工資分配管理辦法的重大改革,標志著既符合企業一般規律又體現國有企業特點的工資分配機制進一步健全,對充分調動國有企業職工的積極性、主動性和創造性,進一步激發國有企業創造力和提高市場競爭力,推動國有資本做強做優做大具有重要意義。

  一、改革聚焦于解決國有企業工資分配面臨的“成長中的煩惱”

  近年來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國有企業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逐步健全而成長壯大,同時也面臨一些“成長中的煩惱”,工資分配尤為突出:一是,市場化分配程度不高,工資能增不能減,部分行業企業工資水平偏離市場價位,該高的不高,該低的不低,沒有真正根據貢獻大小拉開檔次。二是,隨著國有企業現代企業制度逐步建立健全、越來越多參與國際國內市場競爭,國有企業自身的公司治理水平、市場競爭意識、工資分配規范自律能力等方面有了質的飛躍,現有工資分配的監管體制機制難以適應國有企業發展需要。三是,對工資分配不合理差距的宏觀調控缺乏有效手段。長期以來,部分競爭性企業工資增長偏慢、工資水平偏低,同時壟斷性程度較高行業企業工資增長管控不到位,部分企業憑借特殊資源優勢或政策因素,較容易獲得高額利潤,造成職工工資增長過快、水平過高,導致不同行業、企業之間工資分配不合理差距較大。黨的十八大和十八屆三中、五中全會都明確提出要“調節過高收入”,縮小收入分配差距,黨的十九大再次提出要“促進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調節過高收入”。社會公眾對解決工資分配不公也寄予厚望,期待已久。此次改革堅持問題導向,聚焦于系統解決國有企業工資分配中面臨的突出問題,改革目標比較明確,取向符合實際。

  二、改革總體符合國有企業建立健全現代企業制度方向

  此次改革突出市場競爭越充分,政府放權越充分;企業自律機制越有效,分配自主權越充分。這種政策設計從根本上有利于調動國有企業主動參與競爭、規范經營、提升公司治理水平的積極性、主動性。改革賦予自我約束機制強特別是充分競爭行業和領域的國有企業更充分的工資分配自主權,這與近年來我國國有企業公司制改革、市場化經營機制改革、落實董事會職權試點等深化國有企業改革政策相呼應,有利于進一步增強國有企業的活力。改革提出對工資分配的備案制、核準制管理方式與國有企業董事會規范程度、公司治理結構完善程度、內控機制健全程度相掛鉤并且動態調相銜接。競爭性企業原則上實行備案制,但如果董事會建設、公司治理、內控機制出現違規問題就會被取消備案制轉為核準制;非競爭性國有企業如果董事會建設規范、治理結構完善、內控機制健全也有機會實行備案制。這種激勵約束機制設計科學有效,客觀上有利于倒逼國有企業千方百計提升公司治理水平、建立健全現代企業制度。

  三、改革最大亮點是堅持國有企業工資分配市場化方向

  改革的市場化方向非常鮮明。首先,進一步突出了國有企業的市場主體地位。企業董事會的工資分配管理權進一步落實,國有企業采取更符合市場規律要求的全面預算管理辦法制訂工資總額預算方案,自主編制、自我約束。第二,出資人監管方式更多采用備案制等市場化方式,給予企業更多自主權。第三,工資水平確定要求對標勞動力市場價位、參照市場標準,國有企業工資水平是否合理更多由市場說了算,特別是對主業不處于充分競爭行業和領域的企業,職工工資水平過高偏高的,通過落實政府部門規定的工資增長調控目標實現其工資增長相對少增,并逐步向市場合理價位接軌。第四,工資決定辦法更符合市場規律。國有企業工資決定既考慮經濟效益,也考慮勞動生產率,還參考同期勞動力市場價位,并與國有企業功能分類、考核指標與考核目標值高低難易程度等緊密聯系,同時探索采用周期制預算管理。工資能增能減的機制更明確,即經濟效益增、工資增,經濟效益降、工資降;勞動生產率高的相對多增,勞動生產率低的相對少增。新的工資決定辦法更全面、更科學,這有利于增強企業的市場對標意識,提升企業市場競爭力。

  四、工資決定機制的核心內涵仍要堅持咬定“效益”不放松

  現行的國有企業工資決定機制特點是工資增長與經濟效益“單一掛鉤”;改革之后,國有企業工資決定機制變“單一掛鉤”為“一適應、兩掛鉤”(即與勞動力市場基本適應,與企業經濟效益和勞動生產率掛鉤)多因素綜合決定,不再簡單以經濟效益論英雄,而是統籌考慮企業經濟效益、勞動生產率、勞動力市場價位對標以及政府職能部門發布的工資指導線等多重因素。改革著眼于使國有企業職工更好分享企業經濟效益增長、勞動生產率提高的成果,使職工工資增長與經濟效益增長、勞動生產率提高同步,一定程度將使國有企業特別是充分競爭性行業和領域職工工資收入方面有更多獲得感,給部分國有企業職工帶來實實在在的改革紅利。

  強調工資增長由經濟效益、勞動生產率、勞動力市場對標等多因素決定,并非弱化企業經濟效益的極端重要性,也不是只講公平不講效率,更不是普漲工資。改革聚焦于激勵經濟效益更好、勞動生產率更高、勞動力市場價位更合理的國有企業工資較快增長,改革的核心內涵仍是工資增長咬定“效益”不放松。國有企業的企業屬性,決定了國有企業特別是主業處于充分競爭行業和領域的商業類企業,必須更好遵循市場規律,以經濟效益最大化、提高市場競爭力為主要目標,工資增長要在更高水平、更高層面講效率,真正實現工資總額與國有企業經濟效益、勞動生產率等掛鉤同向聯動、能增能減。

  五、改革對改進完善國有企業內部分配進一步指明了方向

  改革對改進完善國有企業內部分配提出了明確要求。一方面,明確提出國有企業要完善工資正常增長機制,同時分配要向關鍵崗位、生產一線崗位和緊缺急需的高層次、高技能人才傾斜,這不但有利于從宏觀層面擴大我國中等收入群體,而且有利于進一步打破長期以來部分國有企業內部分配中的平均主義大鍋飯,合理拉開工資分配差距。在市場競爭環境下,民營企業等非國有經濟市場主體往往表現為更偏重效率,企業內部工資分配收入差距更容易偏大過大。國有企業在收入分配中具有示范引領作用,通過在企業內部分配中主動作為,調節不合理過高收入,形成內部合理分配關系,成為促進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的“參照系”、排頭兵。另一方面,改革明確要求以業績為導向、加強全員績效考核,職工工資收入與工作業績和實際貢獻緊密掛鉤、收入能增能減,這將使國有企業內部分配結果更符合市場機制的內在要求,防止市場失靈。同時,改革要求完善國有企業工資分配內部監督機制、信息對外公開制度等,也將進一步有助于建立健全國有企業公司治理結構。

  六、改革對政府部門、履行出資人職責機構的監管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

  改革要體現更科學有效的宏觀調控,提出了多項創新性監管方式,如明確提出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門會同有關部門實施政策“組合拳”,包括定期制定發布工資指導線、及時提供更充分企業薪酬信息、調節過高收入、開展國有企業工資內外收入監督檢查等一攬子精準化的事前引導事后監管政策措施,力求做到堅持效益導向與維護公平相統一,著力規范工資分配秩序,堅持宏觀調控全覆蓋,促進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履行出資人職責機構通過組織業績考核、事中動態監控、執行結果事后清算等方式督促所監管企業落實國家相關政策規定。可以預期,此次改革既是對加強和改進國有企業工資分配宏觀調控的難得機遇,同時也對政府部門特別是履行出資人職責機構的監管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各級政府部門、履行出資人職責機構必須認真學習文件精神,不斷提升相應能力。

  國有企業工資決定機制的頂層設計已經確定,政策已經明確,接下來需要政府部門、履行出資人職責機構和國有企業的全面貫徹落實。可以看出,這次改革涉及面廣、政策性強,改革的難度較大,需要各方面相互配合,相互支持,尤其是對于政府部門來說,既要把握好市場化改革方向,又要做好宏觀指導和調控,不折不扣將黨中央、國務院的改革落實到位。(作者常風林,中國勞動和社會保障科學研究院企業工資分配研究的資深專家,長期從事國有企業工資分配方面的研究,深度參與此次《關于改革國有企業工資決定機制的意見》的研究起草)

(責任編輯:高汝民)
我要發言

便民信息

-->

熱點推薦

論壇熱帖

网赌AG赢一百万提不了款